您是第 6130448 位访客
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他山之石
山东省青州市人民法院法院猎赖行动纪实
   严冬腊月,正值“猫冬”、返乡的时节。山东省青州市人民法院抓住这一有利机遇,开展了声势浩大的猎赖行动。执行干警们以交通事故、腾房倒地等涉民生案件为主攻方向,频繁发力,灵活出击,取得了丰硕成果。下面,让我们通过镜头看一看,执行干警们都有哪些精彩故事。

床下君子:“老赖”藏床底被揪出

2019年1月18日凌晨6点钟,黎明前的夜色还未褪去,执行人员在瑟瑟寒风中门口等了20分钟,才把赵某军家的大门叫开,但是,开门的不是赵某军,而是他的妻子。

赵某军呢,在家吗?执行法官秦文广问。

不在家,好几天都没回来了。赵某军妻子回答说。

这么长时间才出来开门,这里面肯定有蹊跷。秦法官决定进去瞧个究竟。对于这种农村住宅,他早已熟门熟路。进屋后,他带着同事们首先从卧室搜起。床上放着两个枕头,而且两个枕头对应的床褥都还有温度,这说明赵某军肯定在家。于是,执行干警立刻对整个院落开展查找,偏房,厨屋、厕所,大家来来回回找了两遍,却没发现赵某军的影子。

赵某军家的院墙不高,而且墙外一直有人把守着,他绝不可能翻墙溜走,那他藏哪儿了呢?秦法官不甘心白跑一趟,决定再找一遍。

再次进到卧室的时候,秦法官瞥见床底下摆着三个纸箱,正好堵住了床的下沿,床下沿离地只有十厘米多一点。这么矮的空间,一个成年人是很难钻进去的,但秦法官不肯轻易放过这种可能性,便蹲下来仔细察看,没想到还真有发现。他用强光手电一照,在床头和纸箱的缝隙处看到一双男士鞋,顺着鞋往上照,又看到一点裤脚。

出来吧!秦法官对着床底喊:别藏了,看见你了。

这时,只见纸箱被推了出来,接着,一个身形从床底满满地爬了出来,这人正是赵某军。伎俩被识破拆穿了,妻子眼巴巴地看着丈夫被带走。

赵某军是这次凌晨行动的第一个拘传对象,也是四起金融借款案件的被执行人。2007年,赵某军与同村的赵某勇、赵某圣等5人组成联保小组,各自向银行贷款。案件进入执行程序时,赵某军拖欠本金2万元,赵某勇拖欠本金3万元,赵某圣拖欠本金2万元,另外二人已经死亡。按照法律规定,这7万元的贷款本金及利息要由三人偿还,但此时赵某圣已年老体弱,几乎没有偿还能力,于是,还贷的担子都落在了赵某军和赵某勇的肩上。因为这是一笔划不来的账,两人一直不肯履行清偿义务。

接着,执行干警们赶往赵某勇家,赵某勇是货运司机,平时很难找到他,这次也在家里被堵了正着。当天,执行人员共拘传被执行人8名,满载而归。

被带到法院后,秦法官一再对赵某军和赵某勇讲清利害关系,督促他们履行法律义务,但忙了大半天,两人都无动于衷。无奈之下,秦法官决定对其采取司法拘留。但就在被送往拘留所之前,两人竟突然想通了,提出愿意跟银行好好商议商议。最终,两人与银行达成执行和解协议:由两人分别支付5万元,四起案件一次性执结。

进入腊月以来,青州法院共开展大大小小的执行行动37次,拘传拘留被执行人115人,其中,74人摄于强大的执行压力履行了法律义务或者与对方达成和解协议。

守株待兔:早上开门被抓了个正着

被执行人杨某不会早早走了吧?坐在警车里的执行员高巍看了看时间,现在已经是早上8点钟了,按说杨某也该出来了,门头通常不都是这个时间开门营业么。高巍和同事们一商议,既然都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,不如再等等看。

高巍正在等待的杨某是一起交通事故案件的被执行人,2016年4月,杨某驾驶无证轿车与张某驾驶的摩托车相撞,致使张某受伤。2017年5月,法院判决杨某赔偿张某5万余元,但杨某一直没有赔偿。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,执行干警未查询到其名下均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。在将杨某传唤到法院后,杨某只说是没钱,请求容他一段时间。但此后杨某便不见踪影了。几天前,高巍等人好不容易打探到杨某在城南租了间商住一体的门店,便前往“侦查”,结果发现店里只有一个女店员。由此看来,杨某很可能只有晚上才会回来住。于是,高巍和同事们便想到了清早去堵杨某的门。不过,堵门不能明着堵,因为店门口装着摄像头,所以,最好是把警车埋伏在了不远处楼宇间的过道里。

1月25日这天清早,大家早早赶到预定地点守株待兔。

周边的门店已经陆续开门营业了,杨某的门店却还锁着,大家不由地担忧起来,难道杨某已经有所察觉、溜之大吉了?在担忧中等待了半个小时,他们终于等到了从杨某门店传来的开门声。于是,大家立刻下车围捕。眼见杨某即将钻进停在店前的一辆红色轿车,高巍冲上前去,一把夺过车钥匙,并将其控制住。但是,被抓的杨某始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任凭执行干警怎么说,他都坚持说没钱。

能租得起门店,怎么会没钱?于是,执行干警决定对杨某实施司法拘留,但即便如此,杨某还是哭穷。不过,事情的进展并不如杨某所愿,就在杨某被送拘之前,杨某的妹妹突然赶来,并替杨某交纳了执行款。杨某见愿望落空,只好认栽。当天下午,执行款便送到了张某手中。

握手言和:花棚又能继续经营下去了

执行干警不仅有斗智斗勇的一面,也有温情的一面。

1月11日,天空飘起零星的雪花,李某在花棚里忙碌着。此前,他还在担心花棚能不能正常经营下去。不过,现在纠纷总算彻底解决了,他心里也踏实了。

这场纠纷的解决可谓一波三折。2005年,董某联合王某、国某、于某等人共同出资建设连体花棚。建成之后,李某与其舅舅王某共同经营其中的东数第三间。该花棚东西占地9.5米,南北占地36.5米。后来,两人与董某就花棚南部长14.5米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发生争议。2012年4月,青州法院做出判决:判令王某和李某将其占用的花棚南端的137.75平米土地返交付董某,并赔偿董某经济损失18941元。两人不服提起上诉,2012年8月,潍坊中院作出驳回上诉、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。但此后,两人一直未执行判决。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两人也有难处:花棚的出口在南头,而北头又被房屋堵着,如果把涉案土地交付董某,两人的花棚就被别人的花棚完全包围了,进不去出不来,花棚也就没法经营了。

刘铁是这个案件的承办法官,考虑到案件的特殊之处,他劝说双方协商解决纠纷,但他们都不配合。为此,刘法官提出,可以在南边的土地为被执行人留出一条侧道,再从北边的土地为董某找补。但是,因为两人栽种的是大型花卉,需要2米多宽的侧道,这就要占用涉案土地面积的近三分之一,因而董某坚决反对。后来,刘法官建议董某将涉案土地转包给两人,双方都表示同意,但在转包费用上,双方又产生极大分歧:董某要价17万,两人认为董某是趁火打劫,几次“谈判”都以失败告终。刘法官分析,这是因为双方之间互不信任,于是他让双方各自算算账,再给出价格的同时,也说出理由,在此基础上再进行协商。最终,双方在达成一致:由李某、王某向董某支付12万元,涉案土地由两人继续使用。

对于这类当事人分歧极大的硬骨头案件,执行干警们不是机械办案,而是充分考虑双方当事人的利益,在重重矛盾的夹缝中寻找利益结合点,努力拿出让当事人都满意的解决方案。凭着这种人性化的执行理念,青州法院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执结腾房倒地案件8件,腾退房产13套、土地2宗。这样做虽然累,却可以实现“求同存异”,在维护胜诉当事人权益的同时,也兼顾对方当事人的利益,最大限度地消弭纠纷。所以,在他们眼里,这些付出都是有价值的。

看得见的战场上捷报频传,看不见的战场上同样成果丰硕。进入腊月以来,青州法院共完成司法网拍9件,成交额达958万元。1月22日,该院发布新年首批失信黑名单,仅仅过了两天,就有两名被“点名”的被执行人主动履行义务。

进入腊月以来,青州法院共开展执行行动46次,执结案件88案,执行到位案件1308万元,以实际行动温暖了这个严冬。该院执行局长马振春说:“为了兑现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,让他们安心过年,我们会不断地‘骚扰’被执行人,让那些拒不履行法律义务的‘老赖’这个年过不安稳。”
版权所有:玉环市人民法院
建议IE6以上版本浏览器,1024×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
浙ICP备06050081号

浙公网安备 3310210233145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