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是第 6296148 位访客
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执行动态
执行手记:可敬的执行干警----记我的同事们

可敬的执行干警----记我的同事们

(玉环法院  吴柯里)

执行工作忙吗,答案是肯定的。加班是他们的常态,早出晚归的生活让人甚至会忘了抱怨。尤其到了年底,每一份案卷都像通了灵性一般要凑热闹跟大家拜个年,一堆一堆的涌来。在执行局的每一天,你都被一些东西震怒着,也感动着,我想把这些东西告诉每一个当事人,告诉我身边的家人和朋友。谁是我们最可敬的人。

张警官与我一同考到法院,分到了执行局。麻利的身手,皮肤黝黑,再加上高挺的鼻梁,炯炯目光便配置成了一副帅气阳光的执行警官形象。

周六时候,我慵懒的行至办公室取东西,到单位二楼梯口处发现他办公室的门已然微敞着。轻轻推开,只见他嚼着面包,桌上一瓶酸奶,层次不齐的案卷摆放在面前。他看到我便热情的打招呼。我一经询问才得知,有一批农民工追索劳动报酬纠纷的案件需要及时处理,他今天过来是打印材料以及联系当事人。其实下周处理不也可以吗,我忍不住出声感叹。“下周还有下周的事嘛,今天我就能执行完毕这几个案子了,哦对,中午一起吃。”他撂下一句话便又开始了工作。

正午时分,我如约去他办公室,到门口只听里头传来了短促模糊的交谈,不消一会就沉寂一片。推开门我打趣道:又是当事人?他苦笑道:“是我老婆,她在抱怨我不花时间陪孩子陪父母,晚上加班周末又加班。”我有些错愕,半晌才想起来他小孩子这才刚出生3个多月呀。难怪家里人会不高兴。换成是我的话,才不加这该死的班呢。“不说了,我们吃饭去,下午当事人要过来签字呢!”他有些决绝的话让我也不再遐想,便一同出了门。

同办公室的朱法官是温岭人,是个口若悬河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家伙。听闻他自打进法院以后,每晚必加班,此前的事我无法考证,但同他一个办公室后,确实如此。

相处半年,他就收获了三面当事人的锦旗,但每次拿锦旗回来时候他都有一个特征,那就是遮遮掩掩。我揶揄他:你是又偷锦旗了吗?他很严肃的正言:瞎说什么,我只是苦于别人过来拍照,从未觉得工作做得很好,是当事人信任我,这样的东西我也没有炫耀的必要。顿时我哑口无言。

因为不是本地人,没有家人能生火做饭,他就经常吃外卖,可现在的卫生状况也令人十分担忧,长此以往他便落下了腹痛的毛病。有一次我们一起外出执行,被执行人在家窝着,申请人正等着我们前去抓捕对方。车行半路,他脸色惨白,痛苦的不断呻吟,我见状后决定拨通申请人电话,说服还是下次再进行抓捕。朱法官又无情的驳斥了我,忍着痛手抓案卷同我一起到达目的地。我无法想象最后是他的毅力使然还是被执行人的良心发现,案件终于履行完毕。

我常在想,执行是法院的最后一道关卡,承载了当事人诸多复杂的情绪,案多人少还有执行不能的矛盾也从未消止,可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每位干警却经常牺牲自己的个人生活,为了工作而负重前行着。我无法一一描述他们,但在认识的这段日子里头,他们是我思想感情最为特别又重要的一段经历。我的同事们,每一位执行干警,确实是最可敬的人儿。

版权所有:玉环市人民法院
建议IE6以上版本浏览器,1024×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
浙ICP备06050081号

浙公网安备 33102102331455